http://www.axonnsays.com

肖磊:中国官方全面表态,不推数字货币不行,但我有个建议

就在美国互联网巨头Facebook宣布推出数字货币libra的详细计划之后,全球各国央行持续表态。

欧洲央行执行董事BennoitCoeure表示,金融监管机构必须要迅速采取行动,为Facebook的Libra稳定币做好准备。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说,Facebook推出Libra之前已与美联储沟通,Libra很可能取代更传统的货币,只不过还处在“婴儿期”。

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表示会密切关注Libra是否会被普遍应用于支付,也会评估对现有的金融和支付系统的影响。

其实大家可以想一下,libra严格意义上来说,只不过类似于发行了一个基于债券和法币的投资标的,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持有libra跟买一个国际型货币基金或债券基金没有太大区别,但为什么会引起如此之大的关注呢?


肖磊:中国官方全面表态,不推数字货币不行,但我有个建议


其实原因很简单,libra的最终目标,不是发一个基金,也不是为了让你赚钱,而是借助当前法币和政府债的信用,发行一个可以流通支付的工具。而这一工具的潜在用户,是数十亿分布在全球的各类终端用户。所以libra从战略目标上看,足以挑战现有国际货币体系和法币的运行模式。

Libra的发行基于当下特定的历史背景,一个是美元在国际货币市场扮演的角色有增无减,但大部分国家和市场使用美元作为国际通用货币,是出于无奈的选择,而对新的国际货币形态的需求,日趋强烈。

第二个是,一分PK10的诞生,给去中心化的货币提供了一种可信的技术实现方式。所以libra的厉害之处,其实就是把所有这几项要素都结合到了一起,为了前期获得更多去美元化用户的信任,直接跟一揽子货币按固定比例发行,用户也不会担心价格异动风险。

因此,其实各国央行和整个全球金融市场所关注的,并不是libra本身,而是libra开启的一个新的时代。这就好比全球军事领域,哪个国家又发明了什么坦克大炮,甚至航空母舰,其实没有太多的国家会特别在意,但如果哪个国家说又开始了核弹的试验,各国就可能坐不住了。

所以主权国家发行自己的货币其实没有人会在意,尽管这些国家发行的货币体量远远大于libra(初始规模可能在10亿美元左右),但各国不得不关心libra,因为libra对于全球货币体系来说,不是飞机大炮,而是铀浓缩。

自6月18日Libra白皮书发布以来,中国官方一直没有表态,但通过一段时间的研究观察之后,逐步开始由相关负责人向外释放对libra的看法。

7月8日,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发文谈及Libra,他认为Libra创造的是跨境自由流动的可兑换数字货币,这类稳定币的出现和发展,无论是从对货币政策的执行,还是宏观审慎管理的角度,都离不开央行的支持和监管,以及各国央行及国际组织的监管合作。

同一天,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王信表示,如果libra将来可能在支付领域,特别是跨境支付领域能够有比较大的发展的话,那么随着广泛使用,它是不是能够更多的发挥货币的职能,这个问题值得研究。

王信还表示,央行直接发行数字货币有助于提升货币政策有效性,未来要推动央行数字货币研发,央行数字货币(CBDC)的优势,可以成为一种计息资产,满足持有者对安全资产的储备需求,也可成为银行存款利率的下限。

从穆长春的观点里,可以看出中国央行对libra的解释,实际上认定为是一个可以跨境自由流动的可兑换数字货币,对libra的监管需要国际合作。

研究所王信的观点其实代表了一种未来在实际操作层面的思考,libra对未来中国央行推行数字货币可能有借鉴作用。其实可以重点关注关注的是,“央行数字货币可以成为一种计息资产,满足持有者对安全资产的储备需求,也可成为银行存款利率的下限”这句话。


肖磊:中国官方全面表态,不推数字货币不行,但我有个建议


央行对数字货币的思考,是比较全面的,去年4月份,央行研究所所长孙国峰等就专门发文研究数字货币在实施“负利率”方面的作用,当时就提出,随着技术的发展,中央银行发行数字货币是大势所趋,央行在需要时可以将数字货币利率设为负值,因此未来数字货币替代现金将从机制上解决居民提取现金对负利率政策的制约问题。

“另一方面,中央银行为了推动存款利率突破零下限,需要将政策利率,也就是中央银行某种资产的利率定为负值,而作为中央银行负债的现金利率为零,这会导致中央银行资产利率低于负债利率而出现亏损。因此,有力的负利率政策要求中央银行必然要发行央行数字货币(CBDC)以替代现金,并将央行数字货币的利率设为负值。”

如果说去年的研究论文,还只是研究所提供给央行决策层,甚至国务院的一份内参报告,那么今年libra的刺激,将有可能会推动中国央行数字货币的加速推出。

但中国央行的数字货币,跟一分PK10等数字货币存在本质的区别,也跟libra等针对全球流动性和支付场景的数字货币也有很大不同。

按照论文中提到的,考虑到金融危机并非一生一次(once in a life time),当未来全球再次遭遇通缩型衰退时,突破存款利率零下限的负利率政策可能成为重要的应对手段。

也就是说,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实际上是一个更加中心化和更利于货币政策有效实施的货币形态,按照我的思考,未来人类货币市场整体的利率持续降低直到负利率是个大趋势,央行数字货币的推行,实际上更容易推行超低利率,以及达到负利率,这对于国家调节经济可能有一定帮助,但对于普通储户来说,法币的信用度可能会进一步降低。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